“你……”花知梦假装生气,但是她就是不说下去,

“好了好了,我们的大明人说不好看就不好看。→?八→.?八**读??书,.↓.o≥”

花知梦笑了笑:“这还差不多。”

之后他们两人便没有再说话,他们手牵手望着外边的雪景,好像在想着什么,

“你真的要去当卧底。”最后还是花知梦忍不住问道,

南明点点头:“我已经答应下来了,不去也不行啊,再说我们身为天下行走,这山贼横行,我们也不能不管啊。”

“事情的确如此,可你……你这样去太危险了啊。”

这恐怕便是花知梦不喜欢无间道的原因吧,

南明淡淡一笑:“我们来到这里之后遇到的危险不少,这点小危险算什么,就算我没有探听出一些什么来,要保身还是可以的。”

花知梦点点头,她对南明的武功很自信,南明要自保的确不是什么难事,

“不管怎么说,你小心一点便是了。”花知梦嘱咐道,

南明连连应允,然后拉着花知梦的手来到了房间,

第二天,雪已经开始化了,可天气却格外的冷,

一批商队赶着几车货物路经凤岭山道,山道崎岖,而且附近多山丘树木,所以他们时隐时显,如果从高处望去,就好像一不断移动的斑点,

而此时的凤岭山上,一个身材魁梧,手拿大刀的人却不惧严寒,望着山下的那批商队,

“二当家,我们何时出手。”一个小喽啰望着那大汉问道,

大汉微微一笑:“等他们来到山脚下之后再出手。”

一时山上无言,所能听到的只有寒风袭袭,

商队终于来到了山脚下,只听那大汉大喝一声:“动手。”,一群人便从山上向下冲去,

这凤岭山虽然不高,但也有一百多米,他们从上边飞身而下,那速度简直快的吓人,从他们下山的速度看来,他们就好像是因为没有站稳而从山上跌落下来似的,可当他们来到山道上之后,却很平稳的落了下来,

那二当家哈哈大笑几声,说道:“想活命的把东西留下,兴许我还可以绕你们一条性命。”

这时从那批商队走出一老者,他战战兢兢地问道:“各位大王,我们这是小本生意,不值得抢啊。”

那大汉又是几声大笑:“不值得抢,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凤岭山二当家是什么人,我还能不知道你这里的东西能抢不能抢。”

“恕老朽愚钝,不知二当家是什么人。”

那老者说的对手肯定,但却是个问句,

“告诉你这老头也无妨,我叫程虎,只要是被我看到的东西,无论大小,我都得抢下了。”程虎说完又是哈哈大笑几声,

那老者见如此,便只好很无奈的说道:“既然如此,那这些东西你都拉走吧。”

程虎听老者这样说,却突然不敢去拉了,因为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从来被抢者多是哭天喊地,或者马上反抗,可这老者竟然让自己去把他们的东西拉走,程虎心想其中一定有炸,

老者见程虎迟迟不肯动手,便笑着说道:“怎么,二当家以为老朽是骗你,亦或者是害怕什么。”

程虎大喝一声:“我害怕什么,拉就拉。⊙√八⊙√八⊙√读⊙√书,.2●3.o≥”

可程虎虽然这样说,却并没有亲自动手,他对自己的手下喊道:“去看一下车上都有什么,把值钱的东西都给我运山上去。”

两名喽啰领命之后便欢喜的去检验马车,可就在他们掀开马车上的箱子之后,便突然倒地而亡,

一时间所有运马车的人从马车上拔出了刀剑,迅速把马车围了起来,而这个时候,程虎才知自己上当了,

可就算上当了他程虎也不怕,他手下有二十多名手下,而这商队只有十几人,且领头的是个老者,他还不信他们这些人打不过一个老者和十几个商队的人,

这个时候,老者淡淡一笑:“不知二当家是否还想要我这马车上的货物。”

程虎已经气极,那里还有闲情和那老者闲谈,他大喝一声:“小的们,把这些人全部给我杀了,把马车上的东西给我抢过来。”

程虎喊出那句之后,他身后的那些喽啰便挥舞着大刀向那老者和那些押运马车的人打了起来,

而那老者仍旧淡淡一笑,一出手便解决了两人,

老者飞身来到程虎跟前,笑道:“你看这些人能活几个。”

老者的话语是笑的,可却让人觉得冷,比这严寒的冬天还要冷,

“你……你是什么人。”程虎有些害怕了,因为他突然发现他带来的人很快被那些商队的人给杀死了,如今还活着的只有他一个人,

老者淡淡一笑:“南明。”

待老者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真的成了南明,年轻英俊,还有修剪的很漂亮的鬍子,

“你们……”程虎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

他想跑,可南明飞身便拦到了他身前,然后笑着说道:“怎么,打不过就要跑吗,没那么容易。”

南明说着便突然出手,而程虎也不肯示弱,就在南明出手的时候,他的大刀已经势如破竹般的劈来,眼看大刀就要劈到南明身上,可南明突然飞身闪过,一拳打在了程虎的胸膛之上,

程虎但觉自己口中一咸,然后便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但他还想再动手,可这个时候南明一脚踢在了程虎的腿上,那一脚的力道很大,程虎突然跌倒在地,


状态提示:491--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
http://www.520dus.com/txt/xiazai187638.html